錦鯉財經

商業新媒體,專業有趣好運氣

  • 發表文章(70)
狂歡之后,ETC陷入用戶消耗戰

狂歡之后,ETC陷入用戶消耗戰

除了基礎的外部環境,最值得注意的是用戶的認知。先天條件的不足,讓用戶群體對原本滲透率就不高的ETC在使用效率上的信心大打折扣,首當其沖的便是安全問題。

誰在染指寵物圈,收割“鏟屎官”?

誰在染指寵物圈,收割“鏟屎官”?

或許,正是因為消費者持著這份包容與喜愛,寵物經濟才一路引吭高歌。任何一個行業的狂熱皆是恃寵而驕,炒炒大軍不例外,寵物產業更不例外。

無聲的戰爭:網絡安全中的罪與罰

無聲的戰爭:網絡安全中的罪與罰

網絡安全,兩者各占一方,拉鋸游戲一發不可收拾。無數網民在其中淪陷又抵制,抵制再淪陷,于是乎,網絡安全的硝煙便在此消彼長中不斷消亡又重生。

健身行業新玩法:一場并不輕松的“舉鐵”游戲

健身行業新玩法:一場并不輕松的“舉鐵”游戲

誠然,“互聯網+”的概念早已熟爛于每一位創業者的內心,新型健身企業的勢頭固然迅猛,在旁觀者看來,這更像是一場“資本馬拉松”。勝利終點縱然存在,然現實往往比理想更骨感。

國貨自救:一半海水 一半火焰

國貨自救:一半海水 一半火焰

當鏡頭前一群KOL大肆宣傳某某堪稱某大牌的平價替代時,國貨發展鏈上的弊端也隨著暴露在聚光燈下。

不甘心不放棄,微博難醒電商夢

不甘心不放棄,微博難醒電商夢

回顧微博電商的發展歷程,顯然離不開阿里得天獨厚的資源,但一方的強力滲透,會造成另一方失去自我。除了資源的借用,阿里的商業模式在潛移默化下移植到微博難免水土不服。

 搬運工“孔乙己”:讓內容難逃流浪厄運

搬運工“孔乙己”:讓內容難逃流浪厄運

小到個人抄襲,大到平臺打包,近幾年的內容市場風云涌動,遍野哀鴻。百度與抖音等市值龐大的公司尚有資本與精力去對簿公堂,而掙扎在行業末端的微小弱者卻只能在一次次的維權中偃旗息鼓。

精品電商退潮,“消費升級”已涼?

精品電商退潮,“消費升級”已涼?

根據五等分收入劃分,高收入戶的收入增速逐年上升,中等偏下戶、中等收入戶、中等偏上戶收入增速持續下行,其中2017年增速最慢的是中等偏下入戶,為7.3%。

社交新秀內訌:王欣槍口轉向多閃?

社交新秀內訌:王欣槍口轉向多閃?

王欣或許會卷土重來,但不應該是當前這種方式。

圍攻騰訊洗牌社交格局?這些可能都是假象

圍攻騰訊洗牌社交格局?這些可能都是假象

在中國互聯網發展歷史上,騰訊幾乎沒有缺席過任何一場互聯網盛宴。它總是在一開始就亦步亦趨地跟隨、然后細致地模仿,最終決絕地超越。

萬達“帶血轉型”?

萬達“帶血轉型”?

舍棄了沉重包袱的萬達,正一步步擺脫自身高額負債率,作為一家房地產企業,萬達的轉型可以說充滿了艱辛,自開始就被人唱衰,經歷過產業變賣,資產重組,裁員等事件的萬達,正踏上一條去房地產化道路。

小黃車:生于風口,死于理想

小黃車:生于風口,死于理想

失去了優勢的小黃車或許早已經明白了,市場規則掌握在誰的手中。

一地雞毛過后,直播已無“下半場”

一地雞毛過后,直播已無“下半場”

“千播大戰”的市場行情一去不復返,直播行業并沒有平穩著陸,在誕生了上市公司后,市面上存活下來的直播平臺屈指可數,如此一來,直播行業的下半場已經不再是競爭,而是活下去。

重返校園,趣店“江郎才盡”?

重返校園,趣店“江郎才盡”?

一天超80%的管培生離職,再這樣下去,趣店或許真的就要空了。

Facebook危局,扎克伯格去留兩難

Facebook危局,扎克伯格去留兩難

雖然當下臉書內部的主要呼聲在于讓扎克伯格辭去董事長位置,但這并不是一件可以由臉書股東和投資者甚至內部員工所能左右的事情。

抖音終成“快手”

抖音終成“快手”

很長一段時間,快手和今日頭條各自拼殺、目無交集,不過抖音的橫空出世,幾乎一瞬便把雙方推上了宿命敵手的位置。只是現在不到一年,在共同的“野望和危機”下,抖音和快手正戲劇化地走向殊途同歸。

互聯網巨頭走向豬圈:養豬會成為一大風口嗎?

互聯網巨頭走向豬圈:養豬會成為一大風口嗎?

雖然科技與養豬相結合困難重重,人工智能養豬尚處于萌芽時期,但仍希望科技公司的進入,去改變傳統養殖業的現狀。

面臨群狼分食,三星會重蹈諾基亞覆轍嗎?

面臨群狼分食,三星會重蹈諾基亞覆轍嗎?

在羽翼豐滿的國產手機不斷趕超下,三星帝國的根基出現了裂痕,老對頭諾基亞慘劇歷歷在目,三星多年來智能機市場無敵讓他變得開始“驕傲”起來。

頭條殺入小程序,能否實現張一鳴的電商夢?

頭條殺入小程序,能否實現張一鳴的電商夢?

張一鳴雖然卸任了頭條掌門,頭條短板仍是他放心不下的遺留問題,否則也不會留下小程序的攤子讓陳林來試水,小程序作為一個更注重內容與需求相結合的產品,能否幫助頭條打開電商市場仍是未知。

還記的紅極一時的直播嗎?這個行業已經涼了

還記的紅極一時的直播嗎?這個行業已經涼了

每一次互聯網風口過后,是滿地的狼藉和殘破的市場環境,直播行業漸漸走下熒幕,短視頻接替了他的時代地位。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銷為什么不行了?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
天龙国际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