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道道

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探索新經濟,不走尋常路。微信公眾號:歪道道(wddtalk)

  • 發表文章(284)
女性向游戲二次回潮,游戲巨頭能否“降服”女玩家?

女性向游戲二次回潮,游戲巨頭能否“降服”女玩家?

國際游戲開發者協會IGDA曾指出在2009年的調查中,全球女性從業者比例僅為11.5%,而2014年女性在游戲行業中的人數翻了一番,達到22%。

上海互聯網不需要“春天”

上海互聯網不需要“春天”

縱觀這十年,究竟是上海錯過了互聯網,還是互聯網錯過了上海,無從分辨,但幸運的是,上海已經在改變,這對于我國未來互聯網經濟的發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重整組織架構87天 百度App日活破2億

重整組織架構87天 百度App日活破2億

典型的案例有很多,如愛奇藝、攜程、國航、瑞士國家小程序等都在各自領域獲得不錯的反響。尤其是很多傳統行業的服務提供者也通過智能小程序進行商業模式的升級。

從美圖到趣店,廈門“夢碎”互聯網

從美圖到趣店,廈門“夢碎”互聯網

時至今日,廈門和鄭州等其它城市一樣,不得不認清楚一個現實:巨頭的缺席不僅意味著工作崗位的稀缺,更造成相關產業的缺失。

全民 “網紅夢”,反噬年輕人

全民 “網紅夢”,反噬年輕人

簡單來講,這其實就是算法推薦下,內容喂養所形成的副作用。而網紅作為內容的輸出者,其粉絲積累、運營和變現皆有賴于算法,所以他們對于用戶的行為趨向,也必然要負有責任。

長租公寓“大逃殺”

長租公寓“大逃殺”

雖然各地租客投訴長租公寓的案例不斷增多,但維權成功依舊很難。一些租客稱,要認定房間為甲醛房并不容易,“自如提出了各種檢測條件拖延時間,導致很多甲醛檢測到現在還沒進行”。

掘金垃圾分類?互聯網可能并不想和環衛公司搶生意

掘金垃圾分類?互聯網可能并不想和環衛公司搶生意

雖然在這方面我國互聯網公司還尚未起步,但隨著垃圾分類的推行,或許會有不少企業愿意參與進來,畢竟這也是AI技術落地的場景之一。

異變傳銷“征服”互聯網

異變傳銷“征服”互聯網

從拼多多、趣頭條到趣步,退一步可以看做是社交裂變,可往前一步就是傳銷紅線。這些現實案例的變化趨勢也說明,原本頗具創新的互聯網商業模式,正在與傳銷思維密切結合。

巨頭再次“圍獵”漫畫,國漫春潮再起

巨頭再次“圍獵”漫畫,國漫春潮再起

互聯網企業布局漫畫,固然是市場的一個積極信號,但追根溯源,移動漫畫的崛起在于其自身商業價值的釋放,尤其是在展現形式、內容孵化和運營上,漫畫開始表現出比網文更獨特的優勢。

王者跌成青銅:優酷游離二次元的“大潰敗”

王者跌成青銅:優酷游離二次元的“大潰敗”

優酷這些年試圖從內容上迎合用戶,可在體驗上又遠離用戶。

字節跳動被訴:虛高估值焦慮下的“饑不擇食” ?

字節跳動被訴:虛高估值焦慮下的“饑不擇食”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滴滴返場,戰略“搖擺”

滴滴返場,戰略“搖擺”

順風車上線,或許只是時間上的事,但戰略“搖擺”,卻可能是長期的隱患。

史玉柱和周亞輝的反轉游戲:“膽小”的投資者,風口的“鼓吹”人

史玉柱和周亞輝的反轉游戲:“膽小”的投資者,風口的“鼓吹”人

史玉柱不再把自己當成一個“知識分子”,他坦言“膽子越來越小”,所以,他和這些年風云變幻的互聯網局勢相隔甚遠,而周亞輝抓住風口,乘風而上。

996.ICU掀起互聯網的“遮羞布”

996.ICU掀起互聯網的“遮羞布”

996為何引發討論

手機行業大變局:華為沖刺,榮耀進階

手機行業大變局:華為沖刺,榮耀進階

以華為、三星以及蘋果本身為基準,他們三者其實分別代表了三個方向,

阿里系“資本魔咒”:“投入無上限”的高光與落寞

阿里系“資本魔咒”:“投入無上限”的高光與落寞

近日,英國《金融時報》發表了對中國外賣市場的調研報告文章,文中指出,作為阿里巴巴旗下的業務之一,餓了么在去年第四季度的營收對阿里整體貢獻有限,但卻影響了整體支出。

行業公敵交接進行時,頭條正變成十年前騰訊?

行業公敵交接進行時,頭條正變成十年前騰訊?

今日頭條和騰訊的戰爭依舊在不斷升級,對于這個尚且年輕的互聯網公司而言,機會還有很多,而騰訊既是對手,也應是學習的對象

知識付費悲劇史

知識付費悲劇史

2019年知識付費正走向教育,羅振宇也有些迷茫,但我們還是期待他玩出點新花樣,畢竟從社群經濟、內容電商到知識付費,他似乎總能在質疑聲中迅速切換另一個故事。

流量造假危在旦夕,粉絲經濟“永垂不朽”

流量造假危在旦夕,粉絲經濟“永垂不朽”

流量數據的虛假泡沫被戳破總歸是好的,但娛樂行業的亂象卻無法根治,終究是粉絲把明星捧得太高了。

“公敵”Netflix何以絕地逆襲奧斯卡?

“公敵”Netflix何以絕地逆襲奧斯卡?

Netflix的出現更像是一場激起好萊塢由外向內變革的誘因,與其敵視,不如以包容的姿態學習。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銷為什么不行了?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
天龙国际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