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市場
女性向游戲二次回潮,游戲巨頭能否“降服”女玩家?

女性向游戲二次回潮,游戲巨頭能否“降服”女玩家?

國際游戲開發者協會IGDA曾指出在2009年的調查中,全球女性從業者比例僅為11.5%,而2014年女性在游戲行業中的人數翻了一番,達到22%。

網易游戲被迫出海的這場硬仗

網易游戲被迫出海的這場硬仗

這兩次事件網易官方的發文似乎也在向人們承認,騰訊和網易之間可能并非都是良性的競爭。騰訊無論是市場競爭力還是對資源的調用能力都對網易造成了一定的壓力。

兩年了,蘋果付費榜為何還是個廢榜?

兩年了,蘋果付費榜為何還是個廢榜?

對于不甘于做商業游戲的開發者而言,在這塊新領域的競爭,顯然是要比App Store編輯推薦更為單純。畢竟,開發者只需要考慮如何把游戲做得足夠好玩,而不是被ASO難題給分散了精力。

解讀EA新財報:營收利潤超出市場預期 實時服務成EA未來巨大增長力

解讀EA新財報:營收利潤超出市場預期 實時服務成EA未來巨大增長力

EA的營收能力有點下滑,但它在現金流方面還是很充足。根據它這次的財報來看,還是能夠看出EA在現金流方面不存在什么壓力。

利好頻傳,難抵游戲產業寒意

利好頻傳,難抵游戲產業寒意

出海成為游戲公司常態,國內巨頭也加大了出海業務投入。2018年1月至11月中旬,騰訊和網易的綜合國際手游收入達到3.76億美元,同比增長382%。

從內容打到社交,頭騰大戰矛頭又指向了游戲

從內容打到社交,頭騰大戰矛頭又指向了游戲

不管開發云游戲與否,字節跳動都已在游戲圈中,而“頭騰大戰”的矛頭指向游戲圈也是遲早的事。

谷歌進軍云游戲 最終目的是要打造一個完整的生態鏈?

谷歌進軍云游戲 最終目的是要打造一個完整的生態鏈?

在云游戲概念提出之后,幾乎所有廠商都在耗費資金開發云服務。

騰訊摘掉“游戲公司”的帽子并非沒可能

騰訊摘掉“游戲公司”的帽子并非沒可能

要騰訊完全剝離游戲業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騰訊能使外界對于游戲的看法發生改變,那戴在它頭上的那頂帽子摘不摘倒也無所謂了。

游戲走向「白銀時代」

游戲走向「白銀時代」

歷史性的轉變為每個人制造的節點并不相同,它的影響也許立竿見影,又或者早已留下伏筆。對游戲人來說,伴隨著寒冬一起消逝的,不僅僅是游戲無法上線的焦慮,還有那個屬于他們的“黃金時代”。

坎坷的2018,2019王者榮耀要借電競還魂?

坎坷的2018,2019王者榮耀要借電競還魂?

長江后浪推前浪,何必鐘愛一枝花。

網易游戲2018成績單:出海開花,隱患尚存

網易游戲2018成績單:出海開花,隱患尚存

過去網易只擅長做MMO,經過2018年非MMO品類的發力,網易的產品力與研發能力得到了證明。

九月“冰封”,“游戲”未止

九月“冰封”,“游戲”未止

如今,“解凍”的局面令人興奮,這些熬過“寒冬”并且生存下來的游戲企業,也將在痛并快樂中開啟新的征途。

女性手游市場,金礦還是深坑?

女性手游市場,金礦還是深坑?

隨著女性用戶對手游的接觸增加,以及游戲技巧的提升,女性玩家對手游類別的選擇將會更加多元,涉獵的游戲范圍也會更廣。

《最終幻想15》:國民級RPG的隕落,是日本游戲策略形態的嘗試

《最終幻想15》:國民級RPG的隕落,是日本游戲策略形態的嘗試

在某種意義上同樣是一個“新版本“,而且主機游戲還不需要面對半衰期的問題,作為買斷制商品,它們唯一的制作目的,就是讓玩家覺得自己花出去的錢物有所值。

停批游戲版號下的悲劇眾生相

停批游戲版號下的悲劇眾生相

如果說北京中關村是中國互聯網的發源地,那么廣州科韻路就是中國游戲產業的主戰場。

《英雄聯盟》“七年之癢”

《英雄聯盟》“七年之癢”

俗話說“七年之癢”,對于《英雄聯盟》來說,它的危機點在于游戲產品本身已經過了頂峰期。如何維持游戲產品的活躍,構建長期的開發空間,無疑成了拳頭、騰訊工作的重中之重。

手游寒冬:中小廠商的至暗時刻

手游寒冬:中小廠商的至暗時刻

鮮有高質量的新游戲上架,造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青黃不接。鑒于手游的生命周期較短,寒冬之中,若沒能成功續命,后果可想而知。

懷古之力——國風游戲的江湖隱秘

懷古之力——國風游戲的江湖隱秘

國風游戲,可定義為含有中國傳統文化元素的游戲。大至儒道佛的世界觀,小至古代建筑或服飾,這些元素均可進入游戲。國風融入游戲,給游戲帶來了文化支撐,豐富了其內在靈魂,使這些游戲變得更加有吸引力。

寒冬下,頂級廠商依然把控手游市場

寒冬下,頂級廠商依然把控手游市場

大多數玩家都在調侃,中國游戲公司只有三家:騰訊游戲、網易游戲、以及別的游戲。由此可見在中國短短十數年的游戲產業之中,早期崛起的互聯網巨頭,在游戲產業之中的重點地位和巨大優勢。

游戲企業揚帆出海,騰訊網易各有所憂

游戲企業揚帆出海,騰訊網易各有所憂

目前游戲業界達成的基本共識是:小廠商轉小游戲,或做外包;大廠商,精細化運營,漂洋過海,尋求海外市場增量。

點擊加載更多
天龙国际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