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游戲產業
女性向游戲二次回潮,游戲巨頭能否“降服”女玩家?

女性向游戲二次回潮,游戲巨頭能否“降服”女玩家?

國際游戲開發者協會IGDA曾指出在2009年的調查中,全球女性從業者比例僅為11.5%,而2014年女性在游戲行業中的人數翻了一番,達到22%。

利好頻傳,難抵游戲產業寒意

利好頻傳,難抵游戲產業寒意

出海成為游戲公司常態,國內巨頭也加大了出海業務投入。2018年1月至11月中旬,騰訊和網易的綜合國際手游收入達到3.76億美元,同比增長382%。

九月“冰封”,“游戲”未止

九月“冰封”,“游戲”未止

如今,“解凍”的局面令人興奮,這些熬過“寒冬”并且生存下來的游戲企業,也將在痛并快樂中開啟新的征途。

停批游戲版號下的悲劇眾生相

停批游戲版號下的悲劇眾生相

如果說北京中關村是中國互聯網的發源地,那么廣州科韻路就是中國游戲產業的主戰場。

《英雄聯盟》“七年之癢”

《英雄聯盟》“七年之癢”

俗話說“七年之癢”,對于《英雄聯盟》來說,它的危機點在于游戲產品本身已經過了頂峰期。如何維持游戲產品的活躍,構建長期的開發空間,無疑成了拳頭、騰訊工作的重中之重。

手游寒冬:中小廠商的至暗時刻

手游寒冬:中小廠商的至暗時刻

鮮有高質量的新游戲上架,造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青黃不接。鑒于手游的生命周期較短,寒冬之中,若沒能成功續命,后果可想而知。

游戲企業揚帆出海,騰訊網易各有所憂

游戲企業揚帆出海,騰訊網易各有所憂

目前游戲業界達成的基本共識是:小廠商轉小游戲,或做外包;大廠商,精細化運營,漂洋過海,尋求海外市場增量。

那些為騰訊賺了上千億的游戲人,都去哪了?

那些為騰訊賺了上千億的游戲人,都去哪了?

許多曾經出走騰訊游戲去創業的同學,很多選擇回騰訊上班。一般回流的員工,薪水會有適當增長,因為創業后的摔打能力強了。

中國的游戲,世界的寒冬?

中國的游戲,世界的寒冬?

我國走向世界游戲中心的分水嶺是手游,而手游的第一個高峰在于《王者榮耀》。

游戲業的冰與火之歌

游戲業的冰與火之歌

11月3日,游戲圈沸騰了。這曾是一個讓研發者、發行商、投資人、玩家都為之狂熱的戰場,似乎一夜入冬。審批收緊,有人嗅到危機,有人看到希望。

重回兵器譜排名,盛大游戲還差幾步?

重回兵器譜排名,盛大游戲還差幾步?

一步之遙的盛大游戲,有機會重新以“本名”回歸到兵器譜之上嗎?

產業觀察:全民游戲VS競爭固化,細說游戲發展“冰與火”

產業觀察:全民游戲VS競爭固化,細說游戲發展“冰與火”

中國游戲市場經歷了快速發展的十年,在騰訊、網易游戲巨頭的帶動下,游戲業整體盈利能力也領先中國眾多行業,但國內游戲行業也存在行業集中度過高、競爭格局固化,游戲企業數量多、規模普遍偏小、自研能力不足。

原來仙劍奇俠、軒轅劍、大富翁……都被這個要上市的公司收藏了

原來仙劍奇俠、軒轅劍、大富翁……都被這個要上市的公司收藏了

9月4日,中國最大的IP手游獨立發行商中手游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遞交主板上市申請。

中國文創全球化:從游戲“引進來和走出去”說起

中國文創全球化:從游戲“引進來和走出去”說起

文化產品的內容屬性,使得它在面對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用戶人群,有了更直接的交流途徑。

Steam有啥想不開?非要主動開進中國市場

Steam有啥想不開?非要主動開進中國市場

大名鼎鼎的游戲平臺Steam,終于要正式進入中國市場了

天龙国际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