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站在“云端”到泡沫破滅之后,暴風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摘要:馮鑫后來對媒體稱,失誤主要的原因在于,“自己和團隊對A股資本市場是零經驗,對不同屬性的錢不理解”。而這句話,2013年8月雷軍已經告訴過他。

文/周雄飛

如名字一般,暴風集團目前正處于狂風暴雨之中。

據鋅財經獲悉,9月2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2019年6月30日合并財務報表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資產為-23,939.82萬元,公司存在經審計后2019年末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負的風險。

而根據相關規定,如果公司經審計的2019年度財務會計報告顯示2019年年末的凈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風集團發布暫停上市的提示性公告 圖片來源于網絡

對此,暴風集團稱,由于公司受到內外部環境的影響,公司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出現持續流失的情況,這些都將對公司業務經營的穩定性造成不確定性。

現在反觀2015年A股上市的暴風,真可謂是“云端”和“地面”的區別。

從“云端”跌落

2015年3月24日,暴風A股上市,從上市的第一天到當年5月4日,這只股票連拉29個漲停。

那一年,不僅是中國A股的高光時刻,同樣也是暴風的。據騰訊深網數據,中國股市從2014年三季度啟動以來,短短8個月之內從2000多點攀升至2015年6月12日的5178點,漲幅之大令行業眾人大為驚嘆。

同樣令人驚嘆的是,在2015年5月13日,暴風當日的總市值達到303億元,而它的對手,優酷土豆總市值僅為40.7億美元,約合252億元人民幣。

馮鑫自己也跟隨公司的市值上漲坐上了財富的“火箭”。當年3月25日他的身價是3億,而到了5月21日,已經達到了74億,就這樣,馮鑫和他的風暴科技一起來到了“云端”。

而在之后,暴風科技得名“漲停王”,而它也擁有另一個更加魔幻的名字——“妖股”。對于這些名字,馮鑫或許很滿意,他曾對媒體表示,“妖股這個詞,我也不喜歡,但也沒有其它的詞來形容現狀。”

暴風CEO馮鑫 圖片來源于網絡

人逢喜事精神爽,但也容易犯傻。當年的馮鑫在經歷過急速上升的“推背感”后,自認為已經拿到了互聯網加A股這種成功的“化學效應”,做出了外延的決定。于是,站在2015年5月300多億市值的高點,暴風宣布了 “全球DT大娛樂”的戰略,將VR、體育、電視作為未來的主力方向。為了快速將生態搭起來,馮鑫的策略是快速收購。

雖然暴風在宣布其新戰略后,股價一度漲到了327.01元每股。但也埋下了之后“墜落”的種子。當時,暴風雖然啟動了收購計劃,但在資本上并沒有太多動作,到2015年7月份,隨著A股市場環境變化,暴風股價開始呈現下跌趨勢,而到了10月暴風最終停盤。

戰略的轉型和并購的失敗使得暴風沒能在股價高點時從公開市場中獲取資金。到了2016年9月,暴風股價已經跌跌去八成,至此暴風和馮鑫從“云端”跌落。

暴風渡劫

為了挽回頹勢,重回“高光”時刻,暴風做了很多嘗試,可惜都未成功。

暴風在2016年推出一個名為“N421”的戰略,其中包括了暴風影音、暴風電視、暴風魔鏡、暴風體育四大戰略平臺。但當這些平臺上線后,都受到了不同規模的對手圍剿。

作為暴風引以為自豪的暴風影音首先受到圍困,在當年的版權大戰中,作為傳統播放器的暴風影音真可謂是“一人難擋四手”,當時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都做起了自己的在線視頻平臺,而暴風并影音沒有看到在線視頻的潛力,并未適當轉型,因此最后輸給了BAT的“愛優騰”。

暴風魔鏡,曾經以低價策略吸引消費者體驗的VR眼鏡,在推出的前期的確賺足了眼球和銷量,但由于VR技術發展的限制,讓暴風魔鏡也成為了用戶“用后就棄”的雞肋,VR行業的不成功也注定了暴風魔鏡成為泡沫的命運。

暴風魔鏡 圖片來源于網絡

同樣,對于暴風來說,暴風體育也是它拿得出手的產品,畢竟是指望其成為互聯網體育第一平臺。但是體育信息資訊不只是暴風在做,同時還涉及比賽直播版權的問題,沒有平臺特色自燃無法留住用戶,就此暴風體育也“涼涼”告終。

暴風電視,作為暴風最后的武器再次回到戰場,但一入局就受到了眾多方向的壓力。當時正值2018第十四屆中國數字電視產業發展大會召開,大會指出互聯網電視市場規模會進一步萎縮,由于目前的彩電行業正經歷市場調整期,整體增長乏力。

暴風TV 圖片來源于網絡

同時,自2014年開始,誕生了看尚、微鯨、PPTV、小米、華為等多家互聯網電視品牌。其中小米呈一家獨大之勢,暴風電視就像一個小朋友無所適從。

這點從去年“618電商”節上電視品牌的線上銷售額就可以看出,在銷售份額表中,暴風TV只是排第十,要想沖到第一梯隊前面的競爭對手太多了。

2018年“618”電視品牌線上零售量份額 圖片來源于網絡

至此,暴風所有的努力都成為了泡沫。

泡沫破滅之后

在經歷上市及其之后狂飆的突進后,暴風科技“迅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據騰訊深網數據,2015年暴風科技上市時尚且盈利1.58億元,但2016年-2017年連續兩年虧損,分別虧損2.42億元、1.75億元,2018年虧損額進一步放大到18.87億元。

2015年到2019年,暴風前后共三次提出定向增發融資計劃,但最后均未獲批。

馮鑫后來對媒體稱,失誤主要的原因在于,“自己和團隊對A股資本市場是零經驗,對不同屬性的錢不理解”。而這句話,2013年8月雷軍已經告訴過他。

現在來看今日的暴風和馮鑫,雷軍當時目光如炬,看人看事都夠犀利。

就在本月4號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暴風集團進行立案調查。而早在今年7月,“上海檢察”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稱,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犯罪嫌疑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準逮捕。

“上海檢察”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對馮鑫批準逮捕 圖片來源于網絡

正因為這些原因,9月16日,深圳證券交易所作出決定,對公司及馮鑫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根據相關規定,最近十二個月內受到證券交易所的公開譴責, 不得發行證券。另外,就從目前來看,暴風上市計劃應該也將未果。

從站在“云端”到泡沫破滅之后,或許,現在馮鑫想的最多還是當年暴風和自己站在“云端”的日子。

文 | 鋅財經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www.qadquh.icu)投稿作者:鋅財經 的原創作品,責編:邢通。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嘍,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確定
天龙国际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