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拐點已至,行業進入存量時代?

摘要:為了提振經濟,韓國政府極力調整經濟發展結構,即由出口導向型轉變為內需驅動型,因此,政府大力扶持被看做能帶動消費的理想金融產品——信用卡,并在1998-2001年的短短3年內到了一個發展高峰。

有人說,信用卡行業的下半場來了,增量時代結束,存量時代來臨。

確實,上市銀行半年報數據顯示了信用卡發展趨緩,監管的政策指導和窗口指導都說明行業到了一個發展的重要節點。

但對人均持卡量只有0.51,發展僅有16年的信用卡行業來講,說下半場的到來是不是太早了?

其實不管是縱向看歷史,還是橫向看國際水平,我國的信用卡都仍未達到“存量時代”。

作為電子化和現代化的消費金融支付工具,我國的信用卡業務是隨著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發展而發展起來的,但真正快速的發展則是在近十年的時間中。

1979年,中國銀行廣東省分行代理香港東亞銀行“東美VISA信用卡”取現業務,標志著中國出現了信用卡業務。隨后代理業務不斷發展,直至20世紀80年代,中國銀行發行“中銀卡”,以及農行、工行、建行的跟進,開啟了中國信用卡業務的發展。

到1995年,在廣發銀行發行現代意義上的信用卡(信用消費功能)之前,信用卡其實一直是“準貸記卡”(先存錢、后消費)。

而在1995-2003年期間,信用卡行業仍然處在萌芽期,發展較為緩慢。

但2002年銀聯成立后,在各大銀行紛紛成立信用卡中心的基礎上,信用卡業務進入了第一次發展高峰期,2003年6月,信用卡發卡量達到2499萬張。由此,2003年被稱為中國信用卡元年。

2006年上線運行的人民銀行個人征信系統,原本可以成為進一步促進信用卡業務快速發展的基礎,但“次貸危機”的出現,使信用卡業務在2008年提前出現了轉型期(發卡量增速開始下滑)。

 

2008到2012年間的轉型期,既有金融危機的宏觀因素影響,同時也是銀行信用卡由粗放發展到初步精細運營的轉變期。到2015年,螞蟻花唄、蘇寧任性付、百度有錢花等虛擬信用卡的大發展,帶來了信用卡發卡量第一次下滑(同時還有統計口徑的原因)。

隨后的2015年至今,銀行借助互聯網巨頭的線上流量,再次進入信用卡發展的快車道。僅2017年的信用卡新增發卡量就達1.23億張,同比增長超過25%,線上發卡量更是一舉突破60%。至2019年第二季度,信用卡人均持卡量增至0.51張,在用發卡量(包含借貸合一卡)達到7.11億張。

如果說信用卡下半場是以“存量時代”為標志,那么,這個時點遠未到來。

從人均信用卡持卡量看,美國人均3張左右,日本、韓國均超過2張。而2018年,我國人均持卡量僅0.5張,深圳市的人均持卡量2張左右,北京1.5左右,上海約1張,其他的城市均在1張以下。在信用卡人群覆蓋率和人均水平上,我們距離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平均水平仍有較大差距。而人民銀行公布的數據顯示,人均持卡量相比于2018年末,提高了0.02張,提高的空間仍然廣闊。

這一點,發卡量可以證明。根據2019年上半年報,發卡量排名前五的中農工建招新增發卡量超過3000萬張,相比去年同期增速雖然有所放緩,但仍然保持在10%以上。

從信用卡不良貸款率來看,國際標準的警戒線為5%,截止2017年末,我國的信用卡不良率為1.6%,預測2018年和今年的不良率仍然不會超過2%,整體資產質量健康。今年二季報雖然顯示不良率有所提升,但一方面幅度較小,另一方面仍是個別因素,而非行業整體性問題。

 

 

從信用卡交易金額看,得益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和減稅降費等政策實施,2016年以來信用卡的交易額持續快速提升。而據2019年上市銀行半年報,雖然工農中建交這五大行的交易額原地踏步,增幅較小,但招商、平安、光大、中信等股份制銀行保持了20%左右的較高增速,逐漸成為信用卡市場中的主力參與者。所以綜合來看,行業整體交易額并未下滑。

 

 

同樣的,其它反應信用卡業務發展情況的數據,也無法表現出信用卡業務的存量來臨。如信用卡的貸款余額,除了個別銀行的戰略調整外,主要的上市銀行都增長了5%-10%。信用卡不良率雖然有小幅上升,但更多是由于過去一段時間現金貸暴雷引起的共債風險傳遞,而非行業整體的發展問題。

然而,即便信用卡尚未到存量時代,監管的政策導向、銀行的信用卡業務策略調整、行業的數據信號等都顯示著,當前信用卡業務確實面臨著需要調整的階段。單純的精細化運營已經不足以支撐快速的發展,信用卡業務的發展方向、策略、模式都需要有更創新的方式。

那么,接下來的信用卡業務還應該如何發展、如何創新呢?

我們不妨先看看其它國家,特別是信用卡行業發展成熟的發達國家是怎樣的。

首先來看美國,美國信用卡始于1915年,至今已近100年。與國內的信用卡業務相比,美國信用卡有以下幾點特征。

第一是發展驅動力自下而上。信用卡最先出現在美國,完全是由于消費者的需要,市場自發產生的,其發展沒有經驗借鑒而言,全靠本國市場導向,是一種自下而上的市場需求導向。而我國的信用卡業務,更多是在借鑒、模仿西方信用卡業務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發展模式更多是自上而下。

第二,發卡方更多樣化。我國的信用卡業務是商業銀行主導,信用卡只能由銀行來發行(虛擬信用卡正在逐漸打破這種限制)。而美國的信用卡發行方既有銀行,也有各種非金融類企業,行業目前形成以銀行信用卡主導,商業信用卡為輔的格局。

第三,產品創新多、種類多。包含有抵押信用卡、代幣卡、認同卡、聯名卡等各類信用卡。每種信用卡都針對不同的用戶群體,滿足用戶在生活消費方面的各類需求,實現差異化競爭,個性化發展。

第四,收入結構差異明顯。美國信用卡業務收入主要包括利息收入(第一大來源,70%左右)、商戶回傭收入(即刷卡手續費,第二大來源,15%左右)、滯納金收入(第三大來源,5%左右)、年費收入、提現收入等。典型的模式有兩種,一類是以美國銀行、第一資本、花旗銀行等為代表的銀行機構,以利息收益為主。另一類是以美國運通為代表的獨立信用卡公司,以商戶回傭為主(3%左右的費率)。這與我國信用卡收入結構有明顯差異,以銀聯公布的信用卡收入結構來看,我國信用卡收入前三項是分期手續費、利息、回傭,占比較為均衡,且行業收入模式基本一致。

  

當然,美國在經濟環境、消費觀念等因素上與我國有很大的不同,發展的路徑也可能完全不同。而另一個國家——韓國,在信用卡的發展歷史上,則與我們具有更多的相似性。

韓國的信用卡起源于1980年韓國國民銀行發行的“國民卡”,但在初期,信用卡并沒有實質性進展,直至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引發了韓國金融危機。

為了提振經濟,韓國政府極力調整經濟發展結構,即由出口導向型轉變為內需驅動型,因此,政府大力扶持被看做能帶動消費的理想金融產品——信用卡,并在1998-2001年的短短3年內到了一個發展高峰。

隨后,信用卡滯付率(類似不良率)不斷攀升,2003年信用卡危機爆發,同年9月,韓國信用卡總數超過1億張,信用不良者數量超過300萬人,占當時經濟活動人口的18%,主要信用卡公司壞賬率高達13.5%,幾近破產。

相似的信用卡危機在中國臺灣(2005年前后)、日本(2003年前后)、美國(2009年前后)都曾出現過。危機原因也都具有共同性,即危機爆發前夕,為了拉動經濟,放松監管引發的消費信貸濫用和行業無序競爭,疊加上下行的經濟周期,個人的債務危機傳導至發卡機構,引發整體的社會風險。

回到我國的信用卡行業上,國外信用卡業務的創新和危機,為我國信用卡未來的發展提供了極好的創新借鑒和危機的防范化解經驗。在當前信用卡發展逐漸降溫的情況下,創新的產品和業務模式能夠帶領企業跨越周期,實現快速發展。對此,我認為有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信用卡業務的子公司改革。信用卡子公司并非一個新命題,光大、浦發等股份制銀行已經率先成立了信用卡子公司,雖然獨立后需要面臨渠道、業務協同等問題。但同樣的,專業化經營的信用卡公司能夠更獨立、更快速的適應市場變化,也具有更市場化的激勵機制和風險隔離意識。同時,理財子公司的成熟也將為信用卡子公司的發展提供更多借鑒和經驗。

第二,發展更多樣化的產品。目前國內的信用卡是以代幣卡、聯名卡居多,有抵押信用卡和認同卡仍然有待發展。以認同卡為例,很多高校都聯合銀行發行了高校認同卡,但缺乏足夠的精細運營。慈善類的認同卡同樣如此,隨著慈善理念逐漸的深入人心,該類信用卡也許是突破發卡數量瓶頸的一種方法。

第三,商業信用逐漸發展。美國信用卡發展是由商業信用向銀行信用的發展,所以發卡主體包含了銀行和非金融企業。而我國是“銀行+政府”主導的銀行信用模式,法律規定只有銀行才能發行信用卡,但消費貸款與支付/銀行賬戶的結合誕生了一種“虛擬信用卡”,典型的如螞蟻花唄、蘇寧任性付、美團買單,這種模式與商業信用模式極其相似,突破了銀行信用卡的牌照限制,而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這種產品正在逐漸擴大影響力。

第四,探索差異化的利率定價方式。2016年以來的消費信貸大爆發使當前的信用卡客群從最優客群向次優甚至次級客戶延伸,而在這方面,Capital One的差異化的營銷、因人而異的利率定價和風控手段,或將是新一輪信用卡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www.qadquh.icu)投稿作者:蘇寧金融研究院 的原創作品,責編:邢通。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嘍,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確定
天龙国际夜总会